1. 市本级 东坡区 彭山区 仁寿县 洪雅县 丹棱县 青神县 微报道
  2. 人物 艺术 宗教 文学
  3. 招聘 公招 人事
  4. 企业展台 吃喝玩乐 热点商家
  5. 教育 培训
  6. 汽车 旅游 酒店
  7. 装修 家具 服务 房产
  8. 招租 出售 广告 二手

中央美院2017艺考取消英语设限

文章来源:眉山网 编辑时间:2017-01-06 11:10:00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特大




“这绝对不啻于雾霾天的一股清流啊!”人称“老黄”的黄耀杰其实还不到25岁,如今是望京某知名美术培训班的专业教师。昨天从同行口中得知中央美院今年艺考将取消英语设限后,他一口气在朋友圈发了好几通感言。记者从接近央美招生办的权威人士处独家探知,今年中央美院本科招生确定取消英语单科限制,目前只待招生简章正式发布。对于这枚重磅炸弹,无论考生还是毕业生都拍手称快。不过,也有艺术界人士担忧,当年为引导考生重视语言功力的英语设限,“一朝取消,会不会因噎废食?”
 
几乎赢得压倒性叫好声
 
与普通考生不同,艺考生想要获得录取资格,除了专业考试成绩,其各科文化课成绩还要达到相应学校的最低标准。去年的央美招生简章中虽并未对单科做出具体分值限制,但明确规定“对外语、语文有单科成绩要求”。如今此规定一朝废除,让无数将英语单科限制视作“梦魇”的考生,长舒了一口气。
 
尽管此消息还只是小范围传播,但“老黄”的朋友圈早已炸开了锅。“可惜当年没赶上啊,要不咱混得肯定比现在强”“便宜了这帮后生呵,真想回个锅”……各种留言传递出往届考生的无限感慨。
 
“老黄”更是连连回应“往事不堪回首”,“6年前第一次考央美,专业成绩就冲进前20名,英语差5分把我挡在了门外。”不服输的他开启复读模式,可惜一次次败在“ABC”上。虽然已过去多年,他依然清楚记得一连串让他铩羽而归的英语分数线:清华美院90分,中央美院80分,广州美院65分。如今,他已“上岸”到望京某知名艺考班当上专业教师,讲课地点距离他心仪的央美不足一公里。可能的话,明年他想再次报考一下,“毕竟守得云开雾散,机会太难得。”
 
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的刘窗,在国内青年艺术家群体中早已小有名气。回想20年前的高考,他目睹了太多因为英语分数不达标而不得不接受调剂或复读的同龄人。他还记得有一位同学的专业课考进了广州美院的前几名,总分也排名居前,只因英语少了3分,最终被调剂到一所综合性大学的艺术学院。“他原本拥有超强的绘画天赋和艺术感知力,毕业后到一家小出版社当美术编辑。太可惜了。”在他看来,对他们那代人而言,曾经的政策不够友好,“如今,取消这个单项限制,就会有更多专业实力强的学生进入心仪学校。”
 
考生英语水平早已越线
 
央美并不是第一家吃螃蟹者。今年初,中国美术学院正式发布本科招生简章,全面取消语文、英语的单科限制分。10多天前,四川美术学院也宣布正式取消2017年艺考的英语单科限制。
 
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侯宝川解释说,川美2016年录取学生的英语平均水平已经达到91分,远远超过沿袭多年的英语最低分数线。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艺考生已不再受困于英语单科线。而对极少部分专业课优秀、英语欠佳的考生来说,此举无疑是最大利好,“我们何乐而不为让更多专业优秀学生进来?”
 
央美一位教师也介绍,央美的文化课分数线在国内艺术类院校中长期担当“峰值”。据了解,诸如建筑学、美术史论专业,文化课最低分已接近各省一类本科线。再用比实际考分低得多的英语分数线做限定,有多此一举之嫌。
 
“老黄”也承认,相比前辈,如今95后、00后考生的英语水平早已上了不止一个台阶,“有几个男孩子没玩过网游、女生没追过美剧?几乎在游乐消遣的同时,顺带也拔高了英语起点。”不过,他坚持认为,艺术家最大本领还是靠作品说话,“何况考试过关与否与实际语言应用并没多大关联。”
 
在取消英语设限方面,校方和考生的立场几近一致。然而,也有声音认为,对所有专业“一刀切”似乎欠妥,尚需区别看待。比如,国画专业最强的资源都是老祖宗留下的,需要强化的是汉语水平,英语似可放宽;油画专业的鼻祖在欧美,无论是阅读文献还是走出国门参展,蹩脚的英语终归会限制自身发展,英语设限的指挥棒作用不能无视。正在伦敦某艺术院线研修的曾清源2016年毕业于川美,留学经历让她意识到语言是学习与交流必不可少的手段。她以华语演员闯荡好莱坞为例,“以前也有内地明星参演海外大片,大多‘打酱油’,这回上映的新片《星球大战》,姜文、甄子丹戏份很足,你能否认他们一口流利英语没起作用?”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昨天发布的招生简章依然规定:报考设计学类的考生,外语成绩不得低于90分(150分制)。
 
有利于招“专业高分段”
 
对这一新政是否会影响招录考生的整体素质,多位业内人士笑言“杞人忧天”。
 
“尤其几大重点美院录取的学生,这些年文化课考分原本就不低,有总分在那儿兜底。”在刘窗看来,这项措施有鲜明针对性,就是给那些专业成绩优异,而英语“瘸腿”的考生开的一扇窗,“不可否认,艺术领域更容易出怪才。如果的确存在专业课非常优秀,英语差那么几分的考生,如此举措必然有利于将专业高分段学子招致麾下。”他建议,不妨“宽进严出”,把毕业时的英语考试分数提高。
 
艺术类考生学外语到底有无必要,这些年一直都是争论热点。几年前,受聘担任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的韩美林就曾撕开一道口子,在不考英语的情况下,破格录取一名艺术设计类博士生,而且攻读学位期间也不用学英语。时至今日,他依然记得当年争取过程中“三番五次的曲折”。他不止一次向外界传递自己的观点——不能因为外语不过关,而毁掉了艺术天才,“把学外语的大把时间,拿去画画不更好吗?”尽管他对继续带博士已没了最初的热情,但他依然希望国内有更多艺术院校能出新招儿,突破不符合艺术发展规律的条条框框,“出发点就是不拘一格降人才”。
 
“希望这是改变的开始。我总认为,专业的学校,不应该受制于非专业的项目。”一位业内人士说。而在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履生看来,美术院校不能仅仅依靠考试来发现学生,如何多方面发现人才也很重要。他举了一则趣闻:生前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的高冠华,当年从江苏南通的乡下到杭州报考国立杭州艺专,由于没吃早点,他进考场后把考试为考生准备的修改炭笔画的馒头拿来充饥了,最后居然还被录取了,“类似这样从没接触过炭笔画的考生,今天还能考上美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