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市本级 东坡区 彭山区 仁寿县 洪雅县 丹棱县 青神县 微报道
  2. 人物 艺术 宗教 文学
  3. 招聘 公招 人事
  4. 企业展台 吃喝玩乐 热点商家
  5. 教育 培训
  6. 汽车 旅游 酒店
  7. 装修 家具 服务 房产
  8. 招租 出售 广告 二手

企业频购天价拍品 揭秘收藏热背后的生意经

文章来源:眉山网 编辑时间:2017-01-06 11:02:00 阅读次数: 字体大小:【特大
近年来,企业收藏的身影频频出现在拍场之中,甚至已经成为行业的重要支撑,2016年更是表现抢眼。比如《五王醉归图》以3.036亿元被苏宁集团斩获,宝龙集团以1.955亿元竞得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册页》,这家企业也是黄胄《欢腾的草原》的亿元天价创造者。缘何越来越多的企业热衷于艺术收藏?资本的介入对于市场又有怎样的影响?

三胞集团以1.725亿元购得元代吴镇《山窗听雨图》
三胞集团以1.725亿元购得元代吴镇《山窗听雨图》

企业频购天价拍品

受经济环境持续下行、人民币贬值的影响,艺术品收藏作为一种新兴的资产配置方式进入企业的视野。企业对于艺术品的投资不仅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国内艺术品市场的发展,更使得艺术品收藏从个人收藏行为变为一种企业投资行为。

众周所知,资深藏家刘益谦的收藏生涯开始于1994年,自此以后,拍场上总能看到刘益谦的身影,对于艺术品收藏,刘益谦曾表示:股票要买便宜的,艺术品要买贵的。纵观刘益谦20多年的收藏生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在艺术品市场上从不吝啬。2015年以10.84亿元的天价拍得莫迪利亚尼的《侧卧的裸女》;2016年以1.7亿元购得蒋廷锡百开册页《百种牡丹谱》。

无独有偶,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也是一位慷慨的超级买家,2014年在纽约苏富比以6175万美元购得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2016年,他以2.07亿元拍下曾巩惟一传世墨迹《局事帖》。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一些藏家进行投资收藏源于个人的喜好,比如王中军,他自幼喜爱绘画,还曾去业余美术学校学习,虽然最终没有走上艺术的道路,但是他对于艺术的喜爱从未停止,尤其钟爱中国油画。除此之外,对于企业来说,资金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投资艺术品收藏是一种企业多渠道投资的思维模式。从近20年国内投资市场来看,文物艺术品珍稀真品的回报率要远高于股票、房产以及贵金属等,因此,企业家会将一部分资金用来做艺术品投资,分担通胀风险和投资风险。

除了刘益谦和王中军这类资深的藏家外,其他一些企业也投身于艺术品收藏的大军之中。2013年,万达集团在纽约佳士得以1.72亿元竞得毕加索名作《两个小孩》;同年,宝龙集团以1.288亿元拿下黄胄《欢腾的草原》,2016年以1.955亿元拍下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册页》;三胞集团以1.725亿元拍得吴镇《山窗听雨图》,刷新吴镇个人拍卖成交纪录。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秋拍诞生的全年最贵拍品《五王归醉图》以3.036亿元被苏宁集团拍下。

为何企业频频投身艺术品收藏?这与艺术品稀缺性带来的高利润是分不开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企业将拍得的艺术品用于企业办公室的陈列装饰,有助于彰显企业和个人的文化形象,更有助于提高客户的信任以及文化产业上的发展。其次,一些企业进行艺术品投资是出于避税的考虑。根据国家抵税的相关政策,进行艺术品收藏可以获得一定抵免资格,这样既能够保值又相当于给企业留出了后续发展的资金,企业何乐而不为呢?”季涛表示。

元 任仁发 《五王醉归图》 以3.036亿元成交 苏宁集团竞得
元 任仁发 《五王醉归图》 以3.036亿元成交 苏宁集团竞得

美术馆成拍品最后归宿

企业收藏的历史由来已久,许多国外的大财团都曾开设美术馆展出自己的藏品,而这些最初由企业创办的美术馆,现在已经成为公有的社会资源。对于企业来说,企业收藏更大的意义在于藏家将拍得的藏品放进私人博物馆,面向公众开放,使藏家的个人收藏变成一种公共服务行为。

此前,王中军曾在采访中表示,他将于2017年在北京建立私人美术馆,并坦言做美术馆是一个收藏家的终极目标,需要具备充足的资金和力量,在他看来,美术馆是一个公益行为,对老百姓和热爱美术的人士是免费开放的。斥重金收藏拍品的目的也非常简单,就是希望在自己的美术馆里有中国最顶级的艺术品。

为建设自己的美术馆,许多藏家不惜掷重金筹备艺术品。其实,与王中军同为超级买家的刘益谦早已在上海和重庆建有3家龙美术馆,为了能够把龙美术馆打造成世界级的博物馆,刘益谦更是不惜重金以10.73亿元拍下莫迪利亚尼的《侧卧的裸女》。除此之外,新疆广汇以及苏宁集团都在为各自美术馆的建设和筹备增添重量级的艺术品。

在季涛看来,企业建设美术馆来存放藏品和为公众展示只是拍品流向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企业家对于艺术品的喜爱程度会随着其年龄的增长而不断增长,艺术品不仅用于对外的文化宣传和展示,更有许多藏家将拍品藏在家中陈列。当然,从国外的发展情况来看,企业家百年以后可能会成立公益基金或是捐给国家。

企业收藏将成趋势

据《中国机构收藏调查报告》显示,自2012年以来,国内企业的收藏资金增幅较大,企业的收藏已成为艺术品市场的中坚力量。大型企业拥有雄厚的资金支持,目光多聚焦于流传有序的名家名作。但是,艺术品收藏作为一种投资手段仍处于起步阶段,还未形成一定的规模。

季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艺术品收藏作为一种投资方式,参与的企业仍是少数,市场上长期进行艺术品收藏的企业不足5%,与国外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由于部分企业家艺术鉴赏以及欣赏能力的欠缺,许多企业对艺术品投资仍存在诸多顾虑。在其他国家,艺术品收藏已经成为企业投资的一种常态。但是,伴随改革开放以来的这些企业家渐渐面临退休,企业家们在经营企业的几十年里往往疏于艺术文化的体验。当企业家们从一线退休后,可能会将艺术鉴赏和艺术品收藏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而现今前后十年正是企业家交棒给下一代的关键时期,未来会有更多的企业进入艺术品市场。

但是企业投身艺术品收藏也存在着一些困难和挑战,企业家受困于艺术鉴赏能力、艺术欣赏水平的限制,难以对艺术品的未来升值预期有正确的认识和判断,容易“误入歧途”。

对于企业而言,正确预估艺术品的价值预期以及学习艺术品鉴赏能力成为当下企业收藏的关键,季涛表示,艺术品收藏具有一定的门槛,需要专业的艺术投资顾问来进行测评和引导。像万达、新疆广汇等都拥有一支专家队伍,艺术投资顾问会对拍品的真伪、未来预估以及能否成为系列收藏等方面进行分析,未来还将延续现在的这种“顾问+企业家”的形式。